TOP

烛女_童话故事
2016-06-01 16:21:13 来源:

  一、栀子

  烛女蜷缩在烛光里,如同花瓣襁褓里包裹着的女婴。烛花摇曳,晶莹的烛泪不停地滴落下来。烛光中,烛女睁开蒙眬的睡眼,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世界。好多次,她都光着脚在烛光里舞蹈着,仿佛一只翩翩起舞的彩蝶。

  烛女烛女是黑夜里诞生的孩子,是光明前诞生的希望。她短暂的生命宛如昙花绽放,微弱的律动给了世界些许温馨。

  美丽的烛女诞生在千家万户闪烁的烛光中。每当夜幕降临时,无数烛女便会在烛光中起舞,像一朵朵花苞抖开在漆黑的夜色里。

  我们故事中的烛女,诞生在千灯镇一户人家喜庆的烛光中。新嫁娘的脸蛋儿在烛光的映照下泛着幸福的光晕。可随着丈夫出海未归,她的幸福也在后来的岁月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镇上发生了好多变故,唯有这位叫栀子的女人留守在老屋里,等待着远方的亲人。再后来,这支燃了一丁点儿的蜡烛,就躺在阁楼上那陈旧的梳妆匣里,几乎被人遗忘了。为此,烛女昏睡了好多年。

  二、小夜

  再次睁开眼睛时,烛女眼前的栀子已经是一位老婆婆了。而剪烛花的也不再是栀子,而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小夜。

  烛女之所以能够醒来就是因为小夜。六岁的小夜翻腾奶奶阁楼里古老的物件时,从梳妆匣里找到了这支红蜡烛。此外,小夜还找到了一把桃木梳子、一只银手镯、一个胭脂盒……看着这些“宝贝”,孤独的小夜喜欢得不得了,噔噔噔奔下咯吱咯吱作响的木楼梯。

  小夜手里攥着蜡烛,等着栀子奶奶回家。清晨,栀子奶奶挑着一扁担石磨的豆花,踩着晨曦里那光亮光亮但却凹凸不平的石板路,去集市了。

  天黑了。小夜望着窗外,一盏盏灯亮了。是啊,现在已经没有人使用蜡烛了,栀子奶奶的老屋里也亮起了明堂堂的电灯。

  关于小夜的故事,栀子奶奶想想都觉得心酸,从来不愿提起。

  那年,栀子奶奶卖完豆花挑着扁担回家,经过草鞋巷,一阵无助的婴儿啼哭声传来,让她愣住了。循着哭声,栀子奶奶发现巷口的地上躺着一个包裹在蓝印花布里的女婴。襁褓里除了一张写有孩子出生时辰的纸条以外,别无他物。

  谁家的孩子啊?这大冬天的……栀子奶奶解开宽大的衣襟,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婴儿的哭声让栀子奶奶不住地流泪。夜空中飘着洁白的雪花,栀子奶奶抱着婴儿迎着北风一步步走回了家。哇哇的啼哭声渐渐平息了,栀子奶奶听到了怀里孩子均匀的呼吸声。这一刻,她感觉到了久违的幸福。雪依然下着,千灯镇白得像童话里的世界,栀子奶奶的心里暖暖的。

  栀子奶奶知道,乡下遗弃女婴的事时有发生。所以,她也没有过多地打听婴儿的来历。

  婴儿是夜里捡来的,就叫小夜吧。栀子奶奶心想。

  小夜一天天地长大了。日子就像栀子奶奶石磨眼儿里流淌的豆汁儿,因了小夜的存在而有滋有味。栀子奶奶吻着小夜粉嫩的小脸颊,感觉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

  一转眼,小夜六岁了。老屋院子里的栀子花开了,小夜像蝴蝶一样翩翩飞舞在花丛里。栀子奶奶干活时,偶尔会慈爱地注视着小夜,心里满足得就像雨后舒展开的栀子花瓣。

  “我的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呀?”小夜总会撒娇似的问栀子奶奶。

  “会回来哟!爸爸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们也好想我们的小夜呢!”

  是啊,栀子奶奶也记不清楚小夜到底问过多少遍了。院子里的每一朵花里,每一片叶子上,好像都藏着小夜的心事与秘密呢!但院子里,又是老屋最快乐的地方,小夜的笑声感染着这里的每一朵花、每一只鸟、每一条虫……

  三、烛女

  有一天,突然停电了,小夜想起了那支蜡烛。她点燃了蜡烛,也点燃了关于烛女的秘密。

  摇曳的烛光在小夜手掌的呵护下,一圈圈绽开小雏菊样的花瓣。烛光里蜷缩着一个豌豆大小的女孩,长得楚楚动人。

  小夜吓了一跳。

  “你是一个精灵吗?”小夜怯怯地问。

  “我是烛女,诞生在烛光里的女孩。每束烛光里都有我的姐妹。”烛女伸了伸懒腰。

  小夜听说过贝壳公主、田螺姑娘、花朵精灵、橘子仙女、竹娃娃……就是没听栀子奶奶讲过烛女的故事。但栀子奶奶说,世上有很多精灵,每个精灵都会不同的魔法。要是碰上精灵,一定要让他帮自己实现心愿,因为精灵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的。

  “那么,你会魔法吗?”小夜好奇地问。

  烛光闪烁,烛女噗噗噗笑了:“你说呢,小夜?因为你,我苏醒了,所以,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哟!”

  “可我……有好多好多心愿……”小夜激动极了。

  “我们烛女的魔法每使用一次,生命就会消耗一些。太多的心愿需要很多魔法……”烛女犹豫了一下。

  “哦,那让我好好想想再告诉你吧!”小夜只能从掰着手指头都数不过来的心愿里挑最重要的心愿啦!什么是小夜最重要的心愿呢?

  从夏天到冬天,烛女都在等待小夜的答案。

  可小夜还是没有理清头绪,但是孤单的小夜有了烛女的陪伴,她不再感到寂寞无聊了。

  栀子奶奶外出时,小夜就守在阁楼里。每次划亮火柴,点燃蜡烛,小夜就感觉自己成了童话里的公主。她喜欢跟烛女说话,喜欢在烛光中给烛女摆出好多可爱的手影。因为烛女,小夜漫游了奇妙的烛光世界。但每一次奇妙的旅程过后,蜡烛就会短掉一截。

  “烛女,我们的生命快要消耗完了……”蜡烛流着泪说。

  “烛女,我越来越瘦弱了……”烛影悲哀地说。

  烛女沉默了。烛女对小夜的承诺还没有兑现。

  四、白兰花

  白兰花开的时候,小夜遇见了一个在巷口徘徊的陌生女人。

  有好几次,挑着豆花担子的栀子奶奶也遇到那个优雅的陌生女人。陌生女人歉疚地冲她微笑着。栀子奶奶也没在意,和蔼地点了点头。

  陌生女人的到来给千灯镇镀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她总是喜欢徘徊在巷口的白兰花树下、镇上的学校门口和栀子奶奶的老屋前。

  好几次,陌生女人都痴痴地望着放学后在巷口玩耍的小夜。她倚在白兰花树下,有时一脸幸福,有时擦着眼睛。有一次,她塞了一把糖果给小夜,头也不回就消失在了巷口……

  小夜不知所措,呆呆地站在那里。

  “以后,不能再要陌生人的糖果,记住没?”晚饭桌上,栀子奶奶絮叨着,一脸的严肃。

  小夜把头压得很低,扒拉着米饭,不时用眼瞥一下栀子奶奶。

  写完作业,小夜躲在阁楼里点燃了蜡烛,开始和烛女说话。

  “烛女,烛女,你知道吗?有个漂亮的阿姨送了我好多糖果!”小夜兴奋地说。

  “哦,是吗?”烛女说。

  “烛女,我现在能说出一个心愿吗?”

  “当然!我一直在等呢!”

  “我的妈妈在哪里?我是捡来的吗?同学们都嘲笑我是捡来的。我想要妈妈……”

  烛光扑闪了一下,一滴烛泪扑簌簌流了下来。

  烛女沉默了好久。

  “烛女,我的心愿让你为难了吗?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能实现这一个心愿……”小夜的眼眶里涌动着亮晶晶的泪花。

  “小夜,给我点儿时间好吗?”烛女回答说。

  小夜开始了等待……

  直到有一天,那个陌生女人提着一个箱子走进了栀子奶奶的老屋。

  在堂屋里做针线的栀子奶奶愣了一下,线团滚到了地上。

  “您让我把小夜带走吧!我要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您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陌生女人紧紧抓住了栀子奶奶枯瘦的手。

  “……”栀子奶奶坐在堂屋的老竹椅上,面色惨白,手抖得厉害。

  “我可以给您很多钱……作为对您的报答。”陌生女人从箱子里拿出一沓沓钱。

  栀子奶奶沉默了好久。

  “你知道我这些年多不容易?但因为小夜,我真的很知足。你知道吗?”栀子奶奶从来没有这么坚定地拒绝过别人,她的眼睛里闪烁着亮亮的东西。

  陌生女人走了。提着重重的箱子趔趄地走了。

  起风了,黄昏的巷口,地上落了一层白兰花花瓣,像下了一场雪。陌生女人带走了栀子奶奶镶在相框里的小夜唯一的一张照片。

  堂屋的桌子上留下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玩具、糖果和衣裳。一封厚厚的、未拆开的信,被栀子奶奶捏在手里,她的手不安地颤抖着。

  栀子奶奶呆呆地站在堂屋里,望着马头墙外的天空。

  “奶奶,这些都是送给我的吗?”小夜放学一回到家,就兴奋地扑过来,抚摸着这些从没碰过的东西。

  “哦,都是我们小夜的。一个亲戚送过来的……”栀子奶奶搪塞着,别过脸去,心里很不是滋味。

  从此,栀子奶奶有了心事。

  夜里睡不着了,披衣坐起来。那封皱巴巴的信被她压在了床底下。这封信对她来说好像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正睡得香甜的小夜,嘟着小嘴,蹬了一下被子。栀子奶奶轻轻地给小夜掖好被角。

  这一天是迟早的事啊!栀子奶奶叹息着。

  以后,烛女和小夜相处时,目光总在躲闪着小夜,因为她对小夜的愿望无能为力,总感觉自己欺骗了善良无辜的小夜。

  五、雪夜

  要过年了,栀子奶奶的豆花生意变得很惨淡,她就扎些灯笼来卖。每晚,栀子奶奶都会熬到深夜。屋子里堆满了灯笼,栀子奶奶天蒙蒙亮就会挑着它们去卖。

  栀子奶奶晚归的时候,小夜就简单地吃点儿东西,填填肚子。

  “不好了,小夜好像生病啦!”蜡烛说。

  “小夜的额头好烫好烫!”烛影抚摸了一下小夜的额头。

  这时候,烛女挣扎了几次,终于挣脱了烛光,蜡烛熄灭了。

  “烛女,你知道这有多危险?你离开烛光,比使用魔法还要消耗生命……”蜡烛担忧地说。

  这些都顾不上了,烛女跳出烛光,变成了一个跟小夜差不多大的女孩。她推开屋门,一股凛冽的寒风几乎把她吹上了屋顶,她又轻飘飘地荡了下来。她点亮一个灯笼,迎着风雪向外面奔去……

  橘红的灯光在雪夜中艰难地前行。寒风把烛女吹得摇摇晃晃,雪花落在她身上瞬间就融化了,刺骨的冰冷快把她击碎了……

  小夜醒来了,她干裂的嘴唇嚅动着,微弱地喊着栀子奶奶。

  小夜的床边围坐着栀子奶奶和烛女请来的赤脚医生。

  “唉,这个孩子好可怜,烧得糊涂了,要是晚一步还不知道怎样呢?多亏了那个女孩哩!”赤脚医生一边收拾着药箱一边说。

  栀子奶奶不住地自责,“你是说一个女孩雪夜里带你来的?”她问道。

  “可不是嘛,大冬天的好几十里路呢,可难为那瘦弱的小丫头了……我以为那女孩也是您孙女呢……她熬好药汤后没打招呼就离开了……”

  栀子奶奶望着屋角红泥小火炉上冒着热气的药罐,一脸惊讶。

  她再三谢过赤脚医生。把他送走后,她一个人嘀咕了半天也没寻思明白。是谁呢?一个红袄女孩?栀子奶奶心里某个尘封的地方动了一下……

  烛女回到蜡烛里,跟剩下的一小截蜡烛一起,顷刻间融化成了一摊红红的烛泪。凝固的烛泪仿佛一汪忧伤的桃花水。

  第二天,小夜奔向阁楼寻找烛女。小夜看着那摊烛泪,嘤嘤哭泣。

  “烛女,烛女,你还没实现你的承诺呢……”小夜泪流满面。

  亲爱的小孩 请不要哭泣

  亲亲你光洁的额头

  和那栀子花般洁白的裙裾

  亲爱的小孩 请投入阳光的怀抱

  敞开你的心扉

  尽情感受阳光的滋润

  我们是光的孩子

  我们流淌着太阳的血液

  我们头戴着阳光的花环

  我们亲吻大地上的一切生命

  我们与你同在 你再也不会孤单

  这是烛女在歌唱。这是千千万万个已经消失的烛女的灵魂在阳光里合唱。

  温暖的阳光照进了灰暗的阁楼里,照耀着阁楼的每个角落。阳光里,身穿栀子花般洁白衣裙的小夜,美丽得像是一位藏匿在人间的天使。

  烛女们飞舞在阳光中,围着堂屋里扎灯笼的栀子奶奶歌唱、舞蹈。阳光穿过红红的灯纸,让灯笼看起来是那么喜庆而温暖。栀子奶奶坐在灯笼中央,坐在阳光里,皱纹舒展,满面笑容,美丽得像个少女。

  白雪覆盖的大地下,萌动着生命的力量,回应着烛女们的歌唱。

  六、烛海

  栀子奶奶和小夜把红红的烛泪埋在了院子里。

  春天来了,院子里探出一只只顶着种壳的芽苞,黄嫩嫩的,就像是阳光那金色的眼睛。在一个月夜,院子里开出了一朵朵晶莹剔透、金黄色的花朵,摇曳的一束束烛光,汇成了一片耀眼温馨的烛海。栀子奶奶牵着小夜的手,走进烛光中。花朵们推推搡搡,簇拥呼喊着她们。

  栀子奶奶和小夜畅游在闪烁的烛光花海里,像是飞翔在繁星满天的夜空。她们亲亲这朵花,又亲亲那朵花。每一朵花里都有一个美丽的烛女。

  “小夜,这就是烛女的传说吗?这就是你藏在阁楼里的秘密吗?”栀子奶奶眨着眼睛说。

  “嗯,您不是说世上有精灵吗?”小夜提起裙裾,旋转着。

  “你这个疯丫头,咱们还不赶快许个心愿!”栀子奶奶说。

  烛光花海里回荡着祖孙俩快乐的笑声……

  第二天晚上,栀子奶奶趁小夜睡熟了,偷偷地把那封皱巴巴的信压在了小夜的枕头底下,这一刻她异常平静。

  放完信,栀子奶奶又像往常一样继续干活儿。等天亮了,她挑着昨夜新扎好的灯笼去赶集了。那些红彤彤的灯笼迎着春风,像一朵朵喜庆的花苞在微笑。

责任编辑: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