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草原历险_探险故事
2016-06-01 17:31:13 来源:

我的妻子是蒙古族人,家在内蒙古自治区西部。自从我们结了婚,她还没有回过一次家。所以,前几天,我俩商量了一下,带着五岁的儿子小宝去了内蒙古。

  草原历险我妻子的父母已经过世,娘家就只剩下哥哥一家了。我们到了那儿后,哥哥、嫂子对我们都十分热情。陪我们玩了好几天。后来我想,来一次大草原不容易,这一辈子还不知能不能来第二趟,就提出到远离村庄的大草原上玩一天。哥嫂都答应了陪我们去。谁知,到了那一天,哥哥却得了重感冒,躺在床上起不来了。这一下,嫂子要留下来照顾哥哥,两口子就都去不了啦。我当时觉得挺扫兴,就闷闷不乐的。妻子看透了我的心,就笑着对我说:“我是从小在这儿长大的,论熟悉地形,我一点儿也不比哥哥差。我们一块去不一样吗?”我顿时转忧为喜。于是,我用哥哥的两轮摩托车带着妻子和儿子就出发了。为了预防意外,我们除了拿够了干粮和饮料外,还带了一杆双筒猎枪。临行前,小宝有点儿恐惧地问:“爸爸,草原上有狼吗?”妻子摸了摸儿子的头说:“放心吧儿子,狼白天是不敢出来的。”

  我骑的那辆两轮摩托车是“奔驰”350,这种车很笨重,耗油量、噪音都很大,在内地已经很少见了。但在草原上,这种车却如鱼得水,跑起来又快又稳。我将车速放到60迈上,在草原上跑了大约四五十公里,就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停了下来。开始时,我们玩得很痛快,也很顺利。我们对着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大喊大叫,儿子在草地上打滚、翻跟头。喔,对了,我还打到了两只又肥又大的灰兔子。但到了下午,麻烦事就开始一件一件地发生了。

  先是车发动不着了。我从中午一直蹬到日头偏西也没有蹬着火。后来我的腿酸得实在是蹬不动了,妻子又帮我蹬了一阵,仍然没有动静,我考虑到可能是过油太多,淹了“火花塞”,就打算把“火花塞”卸下来烧烧,同时往外喷一下缸体内的油。没想到,车上竟然没有带着套管。我利用一把钳子很费力地将“火花塞”拧下来时,日头已经快落山了。正在这时,儿子小宝突然对我说:“爸爸,大狼狗。”我顺着他的小手指的方向一看,当即吓了一大跳!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站着两只半人高的大灰狼,正心怀叵测地盯着我们一家。我赶紧拿起猎枪,将子弹推上了膛。妻子也迅速地把小宝抱起来,躲在了我的身后。我们和狼对峙了大约有十分钟的样子,妻子轻声说:“快开枪吧,天黑了就麻烦了。”我一想也是,如果天黑下来,狼会越聚越多,我们就走不了了。于是,我端枪瞄准了其中一只狼的脑袋,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中弹的那只狼跳了一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不顾一切地朝我扑了过来!我迎头又给了它一枪。它立即倒在草地上,一动也不动了。我又将枪对准了另一只狼,对妻子说:“快从挎包里拿出子弹来!”妻子手忙脚乱地找子弹的时候,那只幸存的狼仰天哀叫了几声,掉转过身向草原的深处跑去!

  我顾不得去看那只死狼,抓紧时间将火花塞在打火机上烧了一下,又喷出了缸体内的存油,终于将车发动了起来。接下来,我们开始收拾散落在草地上的东西,把它们全部绑在了摩托车的侧面。一切收拾停当之后,我催妻子和儿子赶快上车。天已擦黑了,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一种危险。果然,我刚挂上挡,就听到前方传来了一阵类似于擂鼓的声音,鼓点还挺密。我的内心一阵紧张,手忙脚乱地掉转车头。妻子也听到了那种声音,一边将儿子抱上车,一边说:“不好!可能是狼群,赶快跑!”说完,当即跃上了车!我加大油门,迅速挂上了四挡,摩托车像一阵风般跑了起来。时速表上的指针迅速上升,一会儿便指在了“80迈”上。我们行驶的方向恰好是和回村的方向背道而驰。如果想在甩开狼群的同时转成回村的方向,就必须兜着圈子跑。兜小圈还不行。小圈容易让狼抄了近道,必须兜大圈子,让狼不知不觉地跟着转圈子。这些常识都是这几天哥哥嫂子在闲谈时说给我的,没想到真的用上了。还有一点没想到的是,我由于地理不熟,再加上慌张,兜来兜去,竟把自己也兜糊涂了,辨不清回村的方向了。我只好降低了车速,询问背后的妻子。妻子却说:“刚才你开得那么快,吓得我闭上了眼,现在连我也不清楚是到了哪里了。”我一听心里有些发毛,但我还不能让妻子看出来,以免她更害怕,就嘱咐她抱紧儿子,然后又提高了车速。刚才一减速。已甩远了的狼群又赶了上来,那种擂鼓似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我加大了油门,打开车灯,继续向前开去。我想:眼下当务之急是甩开狼群,跑到哪里算哪里吧。

  后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我沿着河岸跑了一阵,不但没有找到桥,还觉得不大对劲儿。这时,妻子突然辨清了方向,大叫道:“赶快停!”我停下车问道:“怎么了?”她着急地说:“这儿是个河汊,三面都是河,你越跑离狼就越近了。”我的头“嗡”地大了一圈,心想:这一下可完了,让狼堵在河汊里,只有死路一条了。这时候,小宝突然拽了一下我的衣服说:“爸爸,我怕。”妻子一把将儿子抱在怀里,忍不住抽泣起来。看着他娘儿俩绝望地抱在一起的惨状,我心急如焚。人都说“急中生智”,我看这句话不假。我一着急,竟然生出一个大胆设想:如果我冲着狼群迎上去,从狼群中冲过去,把狼引开,我的妻儿不就安全了吗?我把这个想法对妻子一说,妻子放下儿子,一把抱住我说:“不行!咱们死也要死在一起。”我挣脱开她说:“为了咱们的儿子,你就别耍小性子了,待一会儿狼群逼近了,就晚了。”说完,我把猎枪摘下来递给她,就发动着了摩托车。儿子突然过来抱住我的腿哭道:“爸爸,我不让你走。”我心一酸。弯腰将他抱起来,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亲说:“乖儿子,爸爸走了后要听妈妈的话,不要出声,听见了吗?”儿子哭着“嗯”了一声。这时,狼群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已听到了它们擂鼓似的奔跑声。我赶紧把儿子递给妻子说:“赶快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说完,就挂上挡,向狼群追来的方向冲去!

  为了防止穿越狼群时被狼从车上扯下去,我将油门放到了底,时速达到了100迈。为了威慑狼群,我打开了远光灯,雪亮的灯光使我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离狼群越来越近了,已经看到了它们黑黝黝的影子。当我离狼群大约还有四五十米时,狼们在强烈的灯光照射下,突然停了下来,上百只眼睛在灯光的映照下反射着蓝幽幽的光,都恶狠狠地看着我。我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原先以为狼们见了灯光会躲在一边,等我过去后再追呢,没想到我又一次失算了。情急之下,我按下了车上的喇叭,由于车速快,电力足,喇叭的声音又大又浑厚,同时,我歇斯底里地大吼了一声:“啊——”这一手还真把狼吓住了,它们纷纷跳到两边,为我让开了路。一瞬间,我便穿过了狼群。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狼们又转过身来,向我追了过来。我有意识地放慢了车速,以免拉得狼群太远了。万一它们放弃了我,将对我妻儿不利。又跑了大约有三四十公里,车在奔驰中却逐渐慢了下来,加油门也无济于事。我明白,这油箱里没了油了。我摘下挡,让车借助惯性又滑行了大约一公里,才无可奈何地停了下来。当时,我真的心灰意冷了,以为这一下死定了。狼群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长螺丝刀,准备和狼作最后的搏斗。后来我又想到,狼最怕火光,只要点燃一堆火,它们就不敢靠前了。可是周围连棵树也没有,到哪儿找柴火呢?我围着车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有找到。最后我想到了那辆“奔驰”350,就拧开机油盖子,用油尺蘸出机油,淋在车身上。为了防止油箱在燃烧中爆炸,我提前打开了油箱�母亲印W鐾暾庑┖螅侨豪胛抑挥邪偈自读耍叶伎吹搅撕诎抵兴悄锹逃挠牡难劬ΑN已杆俚赜梅婪绱蚧鸹蜃帕嘶穑闳剂四ν谐怠;�“轰”的一声着了起来,周围的草地顿时亮了。这时候,狼群也已来到了眼前。它们很有组织地将我和燃烧的摩托车围了起来,然后都坐在了地上,静静地望着我。我想:这是一群很有经验的狼,它们在等火熄灭后再慢慢地收拾我。我能做到的只是攥紧螺丝刀,与群狼对峙着。这时候我已不再觉得害怕,脑子里想的只是我的妻子和儿子,他们是否脱离了危险?

  要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人生还的希望几乎是零。笨重的“奔驰”摩托车已烧成一堆废铁,火渐渐地暗了下来。随着火光的暗淡,狼群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了,我甚至都感觉到了它们喘息的腥臭气。我脱下上衣,扔进了火中。片刻之后,火又重新旺了起来,狼们又往后退了退。我想,只要有一线生还的希望,我也不能放弃。我将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陆续扔进了火中,又维持了半个小时。最终,火还是灭了。狼群渐渐聚拢到我的周围。这时,月亮出来了,清幽幽的月光下,一只只的狼像一个个的幽灵,在我的身边荡来荡去。终于,一只体态健壮的狼首先向我发起了进攻!它将身子灵巧地一纵,无声地向我扑了过来!我攒足了劲,用螺丝刀迎着它的脑袋刺了过去!这只狼一声惨叫,靠近我的几只狼同时往后退了几步。受伤的那只狼冲我龇了龇雪白的牙,嗥叫一声又疯狂地冲我扑了过来!我往旁边一闪身,这只狼恰好扑在了刚刚熄火的火堆上,烫得“嗷”的惨叫了一声,狼狈地跑回到狼群中。我知道,最后的时刻来到了,狼经过一番试探后,不会再一只一只的上了,它们很快就会群起而攻之,将我吃得只剩下一堆白骨。正在这时,在我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片汽车的马达声,紧接着,数道光柱冲这边扫了过来!我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砰砰”几声枪响,我身边的几只狼应声栽倒。狼群一阵骚动后,转瞬间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几辆越野吉普车停在我的面前,从最前面的一辆车上下来了两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接着,我的妻子和儿子也从车上下来了。儿子在车灯的照射下认出了我,欢叫着“爸爸”扑到了我的怀中。我又惊又喜,将儿子紧紧抱在怀里,泪水不由得顺颊而下。

  上了车后我才知道,哥哥见我们天黑了还没回去,知道是遇到了麻烦,就报告了派出所。派出所人员有限,就与当地的驻军取得了联系,出动了一个连的武警来寻找。他们先在河汊里找到了我的妻子和儿子,又循着火光找到了我。这时,车上的一名军官拿起对讲机,先对他们的领导汇报了情况,又通知和他们一块出来的其他几个组的战友,告诉他们人已经找到了,可以回营了。事后,我还想,如果我不点燃摩托车维持那段时间,我早就喂了狼了。看来,人在什么时候也不能绝望,只要有一点希望,也不能随随便便地放弃。

责任编辑: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