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下悬崖的寻宝者_探险故事
2016-06-01 17:31:13 来源:

  占师的谶语

  浩渺的大西洋加勒比海上,一艘载有数十人的游船正向目的地拉林特岛进发。这是当地旅游公司组织的又一次寻宝之旅。据传,18世纪末曾有三位有名的欧洲海盗船长将他们毕生掠夺的财宝藏在了这座岛上,精明的旅游公司为此才开通了这条名为“寻宝之旅”的线路。而后,缥缈的发财梦便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游人奔向拉林特岛,但他们都毫无例外地空手而归,不过旅游公司却因此财源滚滚。

  跳下悬崖的寻宝者眼下,这条船上的几十名游客中有两个是美国人,分别叫凯迪和约翰森。他们俩上船不久,就悄悄地把导游布恩拉到一边,和他私下里谈起了交易。当布恩听说他们希望游船能单独将他们俩送到离拉林特岛不远的巴林岛时,他脸上职业性的微笑顿时僵住了,现出极度的不安和惊恐,连连摇头说:“不,你们最好不要去,那是个魔鬼出没的地方,凡是上岛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来。”闻听此言,两人都不由一愣,出发前那个不祥的死亡预言又噩梦般袭上心头。

  凯迪是里士满市一所大学的植物学教授,热衷于各类探险活动。去年复活节刚过,好友约翰森就神秘兮兮地来找他,满脸兴奋地把一张皱巴巴的羊皮纸残片交给凯迪。凯迪饶有兴致地认真一看,纸上绘着一座岛屿的平面图,上面清楚地标注了森林、陡崖、河流等地形分布情况,还留有一行模糊的西班牙文字:伊戈尔船长,1790年。

  伊戈尔?该不会是那个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西班牙海盗头子吧?凯迪的心因激动而狂跳起来。他知道,这位海盗船长于1791年被英国皇家舰队擒获,随即被绞死在了帆船的桅杆上,相传他在被捕的前一年曾将一大笔财宝藏到了加勒比海的某个岛屿上。

  原来,约翰森在偶然得到的一只旧水手箱底发现了这张图,上面虽然标有一些方位,但由于残缺,他无法分辨出到底是哪座岛屿,于是特意去了纽约国家地质图书馆,在地形测量部中找出了上百张海洋地图进行比较。经过不懈的努力,约翰森终于得出:图上所标的藏宝的岛屿并不是人们热衷前往的拉林特岛。而是邻近无人问津的巴林岛。

  多少年来,人们一直在试图寻找三位海盗船长埋藏财宝的下落,但至今仍毫无线索。面对地图,凯迪和约翰森不禁欣喜若狂,看来传说中的巨大宝藏并非虚构,只是寻宝者找错了地方而已。神秘的宝藏不在拉林特岛,而是在巴林岛!

  临出发前,迷信巫术的约翰森建议为此行做一次占卜。他们偷偷找了一个据说法术非常灵验的印第安巫师。当巫师看到约翰森揭开的纸签后,突然全身战栗,尖厉地叫道:“死亡!是死亡!”纸签中的画面也让从来不信邪术的凯迪吓了一大跳:只见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有一座孤岛,代表死神的骷髅披着黑色斗篷,手中的利剑穿透了一个人的心脏,血顺着剑尖淌下来,那人已经死去,但手里仍紧紧攥着一个装满金币的口袋。

  平时就很迷信的约翰森反应更为激烈,他甚至一度想放弃寻宝计划,但在凯迪的劝说与宝藏的诱惑下,最终,两人还是踏上了前往加勒比海寻宝的征程。因为受到那个死亡预言的影响,临走前他们都立下了遗嘱:凯迪将全部财产留给妻子莫妮,还没有结婚的约翰森则将钱留给了父母。

  悬崖上的舞者

  加勒比海美丽的风光驱散了压在凯迪和约翰森两人心头的阴霾,但导游布恩的一番话却将死亡的阴云重新聚拢起来,只是此时什么艰难险阻也无法阻挡他们寻宝的决心。无奈之下,布恩只好请他们俩在一份人身安全负责声明上签字。原来。近一年时间里,陆续有十多个游客执意登上这个巴林岛,最终却都是有去无回。旅游公司被随之而来的官司缠得不胜其烦,最终立下了这份“生死状”,声明游客此举与公司无关。

  前方出现了巴林岛的轮廓,由于布恩一番关于岛上魔鬼索命的说法早已在人群中传开,大家就都聚在甲板上眺望着渐渐清晰的岛上陆地,众说纷纭地议论着。突然,有人惊叫起来:“瞧!那儿好像有一个人!”大家往其指处望去,果然,岛上一块伸向海中的险峻陡崖上有个鬼祟的身影正拼命地挥着手臂。凯迪和约翰森都满腹疑惑地看着布恩,布恩则阴沉着脸说:“那一定是三天前让我送上岛的人,约定等游船再经过小岛时接走他。”

  “他不是活得好好的吗?”约翰森不解地问。可就在他话音未落时,人群中突然响起一片惊呼,只见那舞动的身影纵身从崖上跳了下去,随即便被滚滚波涛所吞没。

  布恩仿佛早就料到了这种结果。并未露出意外的神色,只不过脸色有一些难看,他向人们吐露了有关这个小岛的可怕悚闻。他说。每个登上巴林岛的人,都是像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莫名其妙地从悬崖上跳入大海,他已经亲眼目睹了不少次这种惨剧,他还给那片悬崖起了一个恐怖的名字:魔鬼崖。

  听了布恩的讲述,许多好心的游人极力劝阻凯迪他们放弃,此时约翰森看上去更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但凯迪依然坚持自己的主张,他说:“我见过诸多神秘的事情,结果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倒要看看,巴林岛究竟有什么秘密。”布恩无奈,只好把他们两人送到岛上,并答应几天后带另一批游客经过这里时,就上岸接他们。

  目送游船在视野中消失后,凯迪推了推正在发呆的约翰森:

  “走,我们先查看一下这座岛。”

  岛中央覆盖着大片原始森林,上空升腾着诡异的雾气,似乎森林里真的盘桓着鬼怪精灵。沿岸矗立着无数巨大的岩石,这些厚重的火山岩经过风雨侵蚀,呈现出千奇百怪的样子,上面分布着数不清的大小洞穴,的确是个藏匿宝藏的好地方。

  凯迪从怀中掏出地图,盯着上面用红笔圈注的地方,仔细研究后,不由心一沉。因为从方位和岩石的分布情况来看,藏宝地点应该就在不远处这座让十多个人神秘送命的悬崖上,它如破空的利剑般探向海中。临岸一面是个缓坡,但临海的一面峭壁嶙峋,从那里掉下去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约翰森也看出来了魔鬼崖地形的可怕,但财宝的诱惑毕竟是第一位的,他兴奋地叫嚷着说要立刻上去看看。凯迪指着天空说:“要下雨了,我们还是尽快把帐篷支起来吧。”同时还有一层疑惑没有讲出来:那些人既然来过岛上,为什么没有看到一点痕迹呢?

  孤岛上的魔鬼

  雨下了整整一夜。黎明时分终于停了。几乎彻夜未眠的凯迪钻出帐篷,发现整个小岛都笼罩在一片白霭霭的浓雾中,密布的巨石如鬼怪般在雾中若隐若现。前方十几步开外,突然有个模糊的身影一晃而过。“约翰森!”凯迪诧异地叫道。没想到约翰森的声音却在他身后清晰响起:“你起来了?”凯迪一惊,忙回过头,看到约翰森正钻出帐篷缓缓向他走来,凯迪再转头寻找前面那个诡异的身影时,却什么都没有了。难道真的有邪恶的精灵吗?不!一定是幻觉!凯迪根本不相信鬼神,认为可能是自己一夜没有休息好而看花了眼。

  “我们上崖吧!”约翰森跟上来兴奋地说,好像丝毫不知道刚才发生的诡异事情。凯迪只好在内心里极力安慰自己,但始终驱不散缠绕在心头的那团迷雾。

  升起的太阳将浓雾慢慢驱散,天空呈现出一片蔚蓝色。两人艰难地分开灌木丛登上魔鬼崖。“你快看,崖壁上好像有个洞!”率先攀上去的约翰森趴在崖边一迭声地招呼凯迪。凯迪加快脚步走到他身边,顺着约翰森手指的方向望去,可视线里除了杂乱的荆棘什么也没有。“在哪里呢?”凯迪疑惑地直起腰,不防背后被人猛地一推,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幸而他一回手抓住了一块突起的石柱,才避免了坠崖身亡的惨剧。

  “你……你这是干什么?”凯迪惊惧地问,同时全身处于戒备状态与约翰森对峙着。“我早就想让你死了!”约翰森从腰间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一向温和的面容变得扭曲狰狞,他恨恨地说道:“你知道吗?我一直爱着莫妮,她也爱我!”凯迪先是浑身一阵震悚,而后恍然大悟似的惨然一笑:“原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我本来希望通过这次寻宝旅程粉碎那些谣言,万没想到你竟然要卑鄙地谋害我。难道这一切都是你预先设好的阴谋吗?”

  “没错,那个巫师是我花钱买通的,现在你已经立完遗嘱,将财产全部留给了莫妮。只要你死了,我回去就可以财色双收了,哈哈……”约翰森扬了扬手中的刀子,得意忘形地狂笑起来。

  凯迪心中一阵悸痛,他悲愤地问:

  “那张图也是你做假骗我的吧?”只见约翰森晃着脑袋继续得意地说:“那可是真的!如今这岛上的宝藏就要统统归属我一个人所有了……”话刚说到这儿,他突然停住了。凯迪惊奇地看到,刚才还凶相毕露的约翰森像是瞬间中了邪术似的慢慢地变得目光呆滞,先是全身一阵抽搐,而后手舞足蹈地蹦跳起来,对凯迪的叫喊毫无反应,脚下的步子却越来越癫狂,一点点地向悬崖边靠近。没等凯迪回过神来,约翰森就脚下一滑,“啊——”一声长长的惨叫,坠下了万丈悬崖。凯迪惊惧得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导游布恩曾说,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这座岛,看来又在约翰森的身上应验了。魔鬼的诅咒索去了约翰森的命,难道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吗?

  从伤痛中逐渐冷静下来的凯迪试着从头到尾梳理纷繁的头绪:意外出现的藏宝图,从悬崖跌入大海的寻宝者,大雾中一闪而逝的古怪身影,以及约翰森的离奇死亡……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配着这一切?

  约翰森死时的样子引起了凯迪的思索,那像是中了某种毒之后导致的神经错乱,从而使人不自觉地手舞足蹈,当中毒者恰好站在悬崖边上时,就会失足摔下去。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远远从游船上看去,那些人仿佛都是自己跳入海中的。这时,他猛然记起曾看过的一份资料,上面记载着在中美洲某些岛屿的原始森林里生长着一种名为疯舞草的有毒植物,所含的生物碱会引起中毒者神经紊乱,出现类似跳舞一样歇斯底里的反应。难道他们都是中了这种毒吗?

  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凯迪决定主动出击。他将约翰森掉在地上的匕首拾起来别在腰间,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森林。林子里到处是湿滑的泥浆和缠绕的藤蔓,凯迪艰难地行进着,最后竟迷失了方向,他只好筋疲力尽地半靠在一棵树下。忽然,旁边一丛小草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似乎正是资料里提到的那种草,看来他的推断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全神贯注研究疯舞草的凯迪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林子里传来的轻微响动。突然,他感到颈上一麻,心里暗叫不好。想站起身,却发现瞬间手脚就不听使唤了,紧接着全身肌肉开始抽搐起来。凯迪终于明白了,原来那些人都是中了涂有毒药的吹箭,但为时已晚,他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棕色的身影朝自己走来,不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寻宝梦的终结

  三天后,带队再次前往拉林特岛的导游布恩,顺路转向巴林岛如约来接凯迪和约翰森。船上的游客事先听他讲了有关巴林岛上魔鬼作祟的事,都怀着忐忑又好奇的心情聚在甲板上张望。这其中一名加拿大人不顾大家的劝阻,执意要求将他也送到巴林岛上,并很痛快地在负责声明上签了字。

  船渐渐靠近小岛,突然有人叫道:“看!悬崖上有个人!”人们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到那座恐怖的魔鬼崖上。因为即将要目睹一场悲剧而屏住了呼吸,却无人注意到布恩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开始时,大家以为悬崖上的人在向游船挥手,可是随着距离的拉近,才发现那人居然在跳着一种奇怪的舞蹈。船即将靠岸,人们几乎能分辨出他脸上的五官了,可他仍旧癫狂地跳动着,迟迟没有像导游布恩讲的那样中了魔鬼的诅咒而纵身跳入海中。

  一直神情淡漠的布恩此时表情起了明显的变化,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人影,脸上的肌肉因紧张而抽搐着。当船靠到岸边的一瞬间,竟有冷汗从他的额头淌了下来。

  这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像木偶般癫狂跳舞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只见他快速冲下悬崖,在人们惊异的目光中,跳上游船,一把将布恩揪了出来。

  人们一时都惊得懵住了,不明白这个男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见他将布恩控制后,又转身从岩石后拎出一个被捆缚了四肢的人。布恩看到此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地。那人身材矮小,全身赤裸,只在腰间围了块兽皮,从肤色和五官看,显然是个印第安人。接着,那个男人——也就是凯迪道出了隐藏在岛上的惊人秘密。

  原来,就在凯迪在树下歇息时,冷不防中了涂有疯舞草毒液的吹箭,全身开始痉挛,但大脑却是清醒的,当时他认为这次死定了。很快一个身着兽皮的印第安人走出来,他先用绳子捆住凯迪的双手,然后掏出一只小瓶从里面倒出一些绿色药粉灌进凯迪嘴里。过了片刻,凯迪的手脚便停止了抽搐,这才知道给他喂的竟是解毒药!难道此人不想加害自己?凯迪深感困惑。正在这时,那个印第安人说话了,虽然是土著语,但走南闯北的凯迪能够听得懂,意思是在下一趟船到来之前。你是不会死的,我要让你在很多见证人的面前自己跳入大海。

  凯迪决定将计就计,他不动声色,接下来的一天很平静地过去了。到了第三天早晨,这个印第安人拔掉凯迪他们留下的帐篷,将所有东西一股脑儿地抛进大海。当他返回时,却被凯迪出其不意地从后面扑倒在地!原来凯迪早已趁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借一块锐利的岩石磨断了绳子,他用那些绳子反过来牢牢捆缚了印第安人,并把他拖到岸边岩石缝里藏好,然后爬上悬崖,装作中了毒似的舞蹈做戏,把游船引到岸边。

  凯迪讲完了,那个想要上岛寻宝的加拿大人不解地问:

  “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凯迪指着面无人色的布恩冷冷地说:“你们可以问他,一个真正的魔鬼!”在众人的逼问下,布恩见事情已败露,只好哆哆嗦嗦地道出了罪恶的内幕。

  旅行社的罪恶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当地政府为了保护这一带群岛的生态环境,开始严格限制上岛人数,并大幅增加了税收,这让靠此为生的旅游公司面临着倒闭的威胁。不甘心失去财源的公司上层们绞尽脑汁。想到了一个冒险的主意。他们偷偷制作了许多假藏宝图,将它们散发到各地,盼望着得到图纸梦想发财的人们会欣喜若狂地赶来。

  图上藏宝路线的明确指向是拉林特岛,但如果细细研究,就会发现实际是指向巴林岛——这是旅游公司故意设置的陷阱,让那些自认聪明的人以为得计,决心去巴林岛。这时导游就会编出魔鬼崖的故事,假装恳切地劝阻寻宝者不要轻易前往。果然,这番“好心”每次都被坚决地拒绝,于是导游就会让寻宝者在负责声明上签字。而这些人根本不会想到,在此之前他们签署的那份意外保险合同早就被旅游公司做了手脚,上面清楚地写明。寻宝者一旦发生不幸,那么旅游公司将会得到保险部门的一大笔赔偿。

  旅游公司用重金买通了一名被利欲熏心的印第安人,让他潜伏在巴林岛上,将涂有毒药的竹箭通过吹管射到寻宝者的身体上,使之中毒,然后在游船来“接人”时将他弄到悬崖上,使之在众目睽睽下跳崖身亡。这样保险部门也不会提出任何异议。

  人们听了布恩的供述不禁惊得目瞪口呆,那个想上岛的加拿大人。更是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愤愤地踢了布恩几脚,从怀里掏出那张寄托着他发财梦想的羊皮藏宝图丢进大海。而经过一番生死轮回的凯迪丝毫没有感到重生的喜悦,好朋友想谋杀他,妻子也背叛了他,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这一系列悲剧?归根到底,是人们心中的贪欲。旅游公司为了得到大笔不义之财,将游客的生命视如草芥,而那些被宝藏诱惑而来的受害者,又何尝不是因为一个“贪”字而断送了生命呢?

责任编辑:

最新消息